mg娱乐娱城官网文库
Library

健身行业常见法律纠纷及风险提示

2020.04.27  

作者: mg娱乐娱城官网 (合肥) mg娱乐娱城官网4355    韩婷婷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印文章
近几年,随着全民运动的兴起,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运动健身的重要性,与运动相关的服装配饰、装备器材、APP、社群不断涌现、迭代,健身房也是遍地开花。根据三体运动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健身房生存白皮书》对于2019年中国健身产业结构和消费趋势的分析,一线城市健身房总量平稳微降,二三线城市可能保持一定的野蛮增长期;城市间二元发展,一线城市私教工作室过剩,新一线城市工作室快速发展,三四线城市处于俱乐部拓展期间;连锁化和并购潮将持续;预付费监管进入常态化,对教练的服务和专业水平将提出更高要求……

近几年,随着全民运动的兴起,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运动健身的重要性,与运动相关的服装配饰、装备器材、APP、社群不断涌现、迭代,健身房也是遍地开花。根据三体运动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健身房生存白皮书》对于2019年中国健身产业结构和消费趋势的分析,一线城市健身房总量平稳微降,二三线城市可能保持一定的野蛮增长期;城市间二元发展,一线城市私教工作室过剩,新一线城市工作室快速发展,三四线城市处于俱乐部拓展期间;连锁化和并购潮将持续;预付费监管进入常态化,对教练的服务和专业水平将提出更高要求……

2020年开局的新冠疫情无疑给健身行业带来冲击,房租支出、人力成本都是健身房“活下去”首先需要克服的难题,疫情也使得健身房吸纳新客源的工作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纵观健身行业,常见的法律纠纷有哪些?作为健身行业的从业者、消费者,如何避免纠纷的发生?纠纷发生后又应当如何应对?

一、服务合同纠纷

1.邢某某与上海某健身房服务合同纠纷(该健身房为被告的同案由案件有十余件)

案号:(2011)闵民一(民)初字第14251号

案情简介:邢某某与健身房签订了“会籍合约”,并缴纳了一年会费。但三个月后,健身房被查封,导致邢某某无法到健身房健身,双方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故,邢某某诉至法院要求双倍返还会费。法院认为,健身房应返还原告所支付的会费,具体数额依邢某某交纳的会费及在健身房实际使用的期限酌情确定,邢某某要求双倍返还所交会费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2.黄某某与呈贡某健身房服务合同纠纷(该健身房为被告的同案由案件有十余件)

案号:(2019)云0114民初2672号

案情简介:黄某某与健身房签订会籍合同,合同约定3个月内开卡并在宣传广告中注明健身房包含泳池项目,合同签订后,健身房以“楼房地基承受重量不够,如果发生安全问题不能承担”为由不建游泳池并多次表示修建泳池对于楼房承重存在巨大安全问题,后因众多顾客要求退款,健身房以“建了游泳池就不能退卡”为由开始修建游泳池,至黄某某起诉之日,健身房仍未正常营业,洗浴等基础设施仍未建好,黄某某起诉至法院要求解除会籍合同,返还合同价款,支付违约金,并且赔偿3倍的合同价款。最终法院驳回了黄某某的诉讼请求。

由上述案例可以看出,目前很多健身房采取预付费、创始会员买xx元抵xxx元等方式与消费者建立服务合同关系,后期可能会因为建设施工、装饰装修的进度延期或者消防、安全等问题导致健身房无法如期开业,或是承诺的、规划的设施设备开业时并未建成、安装,抑或是健身房经营不善、圈钱跑路,导致消费者未能享受到合同约定的健身服务,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这种纠纷一旦发生,很大可能会出现群体性诉讼,不过从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结果来看,大部分消费者可能是与健身房达成和解后由消费者提出撤诉结案。

对于消费者来说,在健身房花样百出的营销攻势面前不能因为“贪便宜”或者冲动心理交钱办卡,事先应当理性考察、谨慎选择,并保留好合同、付款凭证、宣传单、聊天记录等材料以备不时之需。通常情况下,法院在认定健身房的经营、宣传等行为是否构成欺诈的情形时还是秉持极为审慎的态度,消费者试图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要求健身房承担惩罚性赔偿存在难度。

对于健身房来说,应当切实考量自身的经济实力,合理统筹资金,诚信经营,按照合同约定如实为客户提供服务,树立良好的口碑才是长远发展之道。否则不仅会给自身招致诉累,增加本可避免的运维成本,也会极大危及自身商业信誉。

二、劳动争议纠纷

1.王某某与呼和浩特市赛罕区某健身房劳动争议纠纷

案号:(2018)内0105民初8580号

案情简介:王某某等6人与健身房签订《合作协议书》,约定该6人为健身房做私教服务代理,在健身房内进行私教课程产品销售,未约定具体工资数额,根据销售量确定工资。同时,该6人必须遵守健身房的工作制度与考勤及奖惩办法。后王某某以工资发放问题提出离职,并以此为由提起仲裁,要求健身房支付劳动报酬、补缴社保、双倍工资、加班费、经济补偿金共计4万余元。仲裁阶段被驳回诉请后,王某某又起诉至法院,最终法院驳回了王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2.汶上县某健身房与王某某劳动争议纠纷

案号:(2020)鲁08民终795号

案情简介:王某某2019年5月份来健身房任职教练,约定工资底薪3000元,后双方约定从7月份开始,王某某不再拿公司底薪,只赚取上课提成,后因工资支付问题王某某提起仲裁,要求健身房支付5、6、7月份的工资。该案件经仲裁、一审、二审,一审法院判决确认了王某某5、6月份的工资,但认为7月份双方就工作性质及工作时间进行了变更,双方不再是劳动关系,所以7月份工资待遇不应在本次诉讼中裁决,不予审理,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

可见,与健身房发生劳动争议纠纷的主体通常是私教,这提醒了私教及健身房,应当明晰双方之间所存在的法律关系。如双方之间确立的是劳动关系,则适用《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双方应当签订劳动合同,私教作为劳动者,依法享有领取工资报酬以及其他福利待遇,健身房作为用人单位,应为私教缴纳社会保险,健身房未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私教有权要求其履行并视情形要求健身房支付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如双方之间建立的是合作关系,则适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私教无权要求健身房履行用人单位的义务。私教和健身房可结合自身情况选择符合自身需求的“相处”模式,双方法律关系的厘清也有利于及时、正确地维护合法权利,以及合理安排劳动人事。

三、侵权责任纠纷、追偿权纠纷

1.王某某与遵化市某健身房侵权责任纠纷

案号:(2019)冀0281民初740号

案情简介: 王某某的丈夫系健身房的建档会员,持有健身房的充值健身卡,该卡仅限制健身次数,不对健身人员身份进行限制。2018年8月19日,王某某随丈夫到健身房进行健身活动,在此过程中王某某从跑步机上摔下,致右肱骨大节结骨折、双膝受伤。王某某认为是健身房的健身教练未对初次健身的她进行任何指导,加之当天为雨天,室内照明灯无法开启,室内光线较暗,导致自己受伤,要求健身房赔偿各项损失1万余元。法院认为,健身房属于经营休闲健身活动场所,有保障消费者人身安全的义务,王某某从跑步机上摔下来,健身房没有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赔偿责任。王某某身为成年人,其在未掌握跑步机使用方式的情况下贸然使用,应对其自身的损失承担责任,综上,考虑双方均有过错,认定健身房承担王某某损失的50%。

2.巩义市某健身房与李某某追偿权纠纷

案号:(2019)豫0181民初533号

案情简介:李某某与丁某某二人在健身房切磋,造成丁某某左侧肩膀受伤,经鉴定为十级伤残。丁某某起诉本案健身房和李某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巩义市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了判决,判令李某某赔偿丁某某7万余元,健身房对上述赔偿款承担补充责任。由于李某某拒不履行上述判决,健身房代李某某向丁某某支付了10000元赔偿款。健身房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安全警示和劝阻的义务,丁某某受伤是由于二人行为过激造成的,但健身房愿意尊重人民法院的判决,并根据法律规定向李某某行使追偿权。最终法院支持了健身房的诉请。

由此类案例可以研判出,在健身房所发生的人身损害,法院倾向于以健身房“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为由判令健身房承担一定比例的赔偿责任,这就给健身房经营者敲响了警钟,在经营过程中,应当时刻警惕人身伤害等安全事故的发生,定期检修器材设备,安排专人负责维持场所的秩序、关注客户的动态,根据需要考虑安装监控,记录场所、人员情况,避免和减少人身伤害等事故的发生。

除此之外,健身行业还可能存在租赁合同纠纷、合伙协议纠纷、股权纠纷、特许经营合同纠纷等,但并不是高频次的法律纠纷类型。健身行业企业也应如一般企业一样,在筹备、设立、经营乃至关闭的过程中,注意合法合规,尽可能避免法律风险的发生。消费者在购买、享受健身服务时,也应保持清醒、理性,如遇问题,及时寻求专业律师的帮助。


分享到: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相关律师

  • 韩婷婷

    tingting_han0630@foxmail.com

    -执业律师